大发快三计划软件-北京pk中奖计划网站_北京pk106码计划群_全天北京pk10追号稳定计划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我们离婚吧!

大发时时彩赛车计划

我们离婚吧!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22:42

评语:很贴近生活的小说,写的这么细致,很佩服作者的文笔,想象力丰富,简直脑洞大开,太棒了

标签: 短篇 都市虐文
我们离婚吧!小说主角为罗羽净罗羽净。小说讲述:如果能和这样的男人结婚、生子,她应该也会变得有点自信吧?虽然她还没成年,却已想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她自己都停止不了,不断在梦中幻想他们未来的家庭。.........

精彩章节

「我们离婚吧!」

「好。」

短短两句话,结束了七年的婚姻关系。

罗羽净望着眼前名义上是她丈夫的男人,无法不感到陌生。就在她鼓起莫大勇气,提出了离婚请求后,他就只能有这反应?

齐剑云坐在书桌前,面对计算机,仍飞快敲打键盘,处理各地传送来的报告,现在已是电子化时代,即使离婚也该明快迅速。

俗话说:「合则聚,不合则散」,但他们根本不曾「合」过。这桩婚姻一开始就是骗局和阴谋,他甚至觉得奇怪,她怎能忍受这么多年才提离婚?

「妳要什么?房子、股票、赡养费?」他连头都没回,继续凝视屏幕。

「我名下的东西已经够多了,谢谢你的好意。」双亲留给她的庞大遗产,她几乎不曾动用过,她要的只是属于自己的幸福。

幸福,一个她曾寄望在他身上的字眼,最后经由时间证明,她错了。

齐剑云稍微停下动作,总算看了她一眼。这女人不要钱,难道是要人?

「妳该知道,妳是带不走克轩的。」

齐克轩是他们的独生子,也是「擎宇银行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即将满七岁,从小在父亲的菁英教育下成长,学习计算机、语言、音乐等才艺,样样都是一点就通,颇有乃父之风。

齐剑云刻意不让儿子亲近妻子,就是不想让他受到她太多影响。她是个怎样的女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外表单纯、内在阴险,连他也自叹弗如,当初才会中了她的招。

「我知道,我只希望能回来看看他,可以吗?」罗羽净已不抱任何期待,儿子并不需要她,教育权都在丈夫手中,他又是齐家的唯一继承人,她怎么可能带走如此重要的资产?

齐剑云耸了耸肩,无所谓道:「我不在家的时候就可以。」

他对妻子虽有百般不满,倒也不至于不近人情,毕竟母子间的血缘关系,是他怎么也拆散不开的。

「好的,谢谢你。」她确实该谢谢他,允许她轻松离开,没有质问没有挽留。但或许,就是他这般不在乎的态度,才伤她最深吧!

相识三年,结婚七年,这十年该是生命中最宝贵的时光,让她从十五岁的女孩变成二十五岁的女人,也从纯情梦幻转为沈静无奈,因为她终于明白,她爱的男人永远不会爱上她,该说他不会爱上任何人。

当她走出书房,键盘声仍不绝于耳,取代了道别的声音。

他们之间不曾有过缠绵悱恻,即使分离也理性平静,以后更将不闻不问,她早该认清这事实。应该还不算太晚吧?人生还可以重新开始吧?她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

过没几天,在周日的午后,律师来到齐府,办妥一切手续。

齐剑云盖完章,二话不说,转向书房工作去,他的事业版图太广,没时间为这种小事逗留,况且他对前妻也无话可说。

她走了也好,只是少了一个可以抱的对象,凭他齐剑云,要找还怕没有吗?

七年以来他不曾有过外遇,纯粹是因为习惯了。既然家里有女人,外面的又麻烦,他干脆做个忠诚的丈夫,罗羽净也许没有任何优点,却还有引起他欲望的本事。

离婚对他而言最大的改变就是要另找个女人,不管是做他的女友、情妇或再婚对象,他知道自己需要抒发,如此而已。

望着丈夫走远的背影,罗羽净几乎要开口说:我不想离婚了,请不要走!

毕竟她曾那样崇拜他、恋慕他,以为这份爱将有美好结局,谁知事与愿违,终究走到了离别,甚至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岂不是最大的讽刺?

当她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也许静默才是最好的反应,就在最后一刻,留给自己一点尊严吧!

律师一边收拾文件,一边忍不住要说:「齐太太,您不要求任何财产,实在是太可惜了!」

齐家从三代前发迹,从商、从政都有优异发展,早就是名流权贵、亿万富豪,直至今天的「擎宇银行集团」,在齐剑云有效管理下,更已成为银行界龙头,如果罗羽净贪心一点,她可以带走很多东西。

「不,我觉得很值得。」罗羽净露出一个哀伤的微笑,她当然明白齐家是金山宝矿,可惜其中没有她最想要的......爱。

半小时后,她推着行李箱走出房间,里面都是她从娘家带来的衣物,而在婚后所添购的一切,她全然放弃,就让它们归于昨天、归于回忆。

临走前,她唯一想道别的人就是儿子,至于丈夫......只怕会打扰到他吧?

来到儿子房前,她敲了几次门才缓缓打开,只见齐克轩坐在书桌前,正在做父亲交代他的作业,每天他必须读完一本书,并写出五百字的心得报告。

从牙牙学语开始,他就受到父亲严厉而规律的教育,幸好他承袭了父亲的聪明脑袋,即使才七岁,他已有足够的思考和表达能力,几乎任何学科都难不倒他。

另一方面,他比同龄的孩子早熟许多,几乎是缩小版的齐剑云,不说话的时候就是一张冷脸,所谓纯真童心,在他身上恐怕已找不到了。

走到书桌前,罗羽净凝视儿子的脸,希望把这张脸牢记在心,一闭眼就能浮现脑海。

「克轩......妈妈要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她的声音在颤抖,比起向丈夫提出离婚,向儿子告别更让她痛苦。

「喔。」齐克轩淡淡应了一声,彷佛只是佣人辞职了,再找一个就行,不值得情感用事。

尽管儿子冷漠以对,罗羽净却忍不住母爱的冲动,将他抱进怀中叮咛:「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妈妈有空就会回来看你......」

齐克轩不挣扎也不动弹,在他小小心灵中,即使有所波动,也懂得妥善隐藏。

「再见......希望你快快乐乐地长大。」她摸摸儿子的脸,那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就如同他的父亲,看不出一丝感情流露。

其实她不愿儿子如此成长,但她在这个家毫无地位,她只是名义上的女主人,齐剑云才是唯一的统治者,所有人都得依他命令行事。

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儿子,罗羽净转向大门口,佣人们不敢上前招呼,只有翁管家站在门边,他一向默默支持女主人,直至今日仍不改忠诚。

「太太,请多保重。」翁管家鞠躬道。

她摇头苦笑,提醒他:「我已经不是齐太太了,下次见面时,请叫我罗小姐。」

翁管家那表情却不怎么认同。「希望您很快就回来。」

「除了看克轩,我不会再回来了。」

翁管家叹口气,为她打开大门,这一去不知何时再相见?人生聚散有如浮云,风一吹就散了,但若是有缘,或许这一家人终能团圆吧!

当罗羽净走出齐家大门,外头是阳光耀眼、蓝天白云,于是她轻轻对自己说:「我自由了。」

真的自由了吗?为何眼前一片迷离?彷佛白雾笼罩,迷宫中仍找不到出路。

心在抽痛,泪在滚动,她知道她不能回头了,无论如何,从此只有自己陪自己走下去。

★★★

「叮!」门开了,罗羽净拉着行李箱走出电梯,在大厦第十八层楼找到她的新住处。

光是找钥匙、打开三道门锁,就花了她好几分钟的时间,新生活不容易,一切得从头摸索。

打开门,她还来不及欣赏室内摆设,注意力即被桌上的纸条所吸引,那是她高中同学鲍卉欣的字迹,大大方方地写着--

亲爱的羽净:恭喜妳自由了,二十五岁绝对不算迟,正是妳人生的高峰期!有任何问题就打我手机,我虽然人在巴黎,但精神与妳同在!

眼前这间十坪大的单身套房,正是鲍卉欣租给她的,房租才收她两千块,付水电和管理费就差不多了,完全是友情赞助。

人生的对比总是强烈而矛盾,两个同样二十五岁的女人,却走在截然不同的路上。

鲍卉欣因为要结婚了,搬出这间套房,和丈夫度蜜月去也,而罗羽净则因为离婚了,搬出夫家,开始一个人的生活。

她们毕业于同一所女子高中,但鲍卉欣考上大学,在电视公司上班,认识同为制作人的丈夫,两人一拍即合,从工作到恋爱都是火花激荡。

而罗羽净呢?她一毕业就结婚,生下一个儿子,拥有长达七年的婚姻,却不明白自己为何而活,儿子不需要她,丈夫不在乎她,爸妈因车祸过世,最后连她自己都不关心自己了。

半年前,她在百货公司巧遇鲍卉欣,两人重拾友情,互相倾吐。

她的境遇立刻引起好友的同情,不断鼓励她活出自我、找回活力,女人的生命不该只局限于婚姻和孩子,更何况是不快乐的婚姻和不能亲近的孩子?

经过好几个月的考虑,加上鲍卉欣的大力支持,罗羽净终于做出决定,踏出了勇敢的第一步。

桌上除了纸条之外,鲍卉欣还给她留了一份文件,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山海工程建设公司。

这是鲍卉欣介绍的工作,让罗羽净去当个助理。

以罗羽净高中毕业的学历,能到这家公司当助理,已是难能可贵的机会。不过前三个月只领半薪,通过试用期才能领全薪,这是鲍卉欣帮她争取到工作的条件。

对罗羽净来说,钱并不是那么重要,她也可以靠双亲的遗产过活,但重要的是她想接触人群,想过真实的生活,不愿再像过去,有如沉默的影子。

坐在单人沙发上,她缓缓翻阅公司简介,似乎看进了一点,又似乎一点也看不进去,此刻不是她能冷静用脑的时候,她正在生命的巨大转弯处啊!

站起身,她开始打点行李,可惜用不了多少时间,一切就摆放妥当了。

突然间她不知该做什么好,单身女郎是如此自由,却也如此寂寞。

吃饭,她没胃口,看电视,似乎吵杂了些,于是她打开广播,让主持人亲切的声音陪伴她,度过这离婚后的第一个夜晚。

「接下来要放的这首歌,是一首怀念老歌,希望各位听众朋友会喜欢。」

主持人的声音消失后,浮现一段熟悉的旋律,那歌词以前她听不太懂,现在她应该是稍微懂了--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这是爱的代价......」

★★★

七年前,罗羽净才刚满十八岁,就读一所女子高中三年级,在班上并不算突出,成绩不好,人缘不坏,常有的表情是恬静的笑。

跟所有的女孩一样,她对爱情充满甜蜜憧憬,而她幻想的对象就是她的家教老师--齐剑云。

齐剑云身为齐家的独生子,注定是「擎宇银行集团」未来的接班人,说他是天之骄子并不为过,他杰出的表现更让人刮目相看。

从小到大他都是高材生,跳级跳了好几次,才二十三岁的年纪,不只服完了兵役,并就读财金研究所,即将拿到硕士学位。

相较之下,罗羽净只是个平凡的千金小姐,日后能否接掌家业都让人忧心。

三年前,齐家和罗家因为生意往来,展开了私人情谊,由于两家门当户对、财势皆备,双方父母都有意让子女联姻,因此让齐剑云担任罗羽净的家教老师,打定主意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齐剑云不只外貌出众、才智过人,还有一种独特的男性魅力,立刻成为罗羽净暗恋的偶像。

她一向胆小没自信,他那坚定的语气、沈稳的气质,自然让她崇拜不已,要爱上他实在太容易,她连一点挣扎的力量都没有,才见几次面就陷入爱河,随着时光流逝更增爱意。

如果能和这样的男人结婚、生子,她应该也会变得有点自信吧?虽然她还没成年,却已想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她自己都停止不了,不断在梦中幻想他们未来的家庭。

可惜,在齐剑云身旁的莺莺燕燕太多,他光敷衍都敷衍不完了,若非看在爸妈恳求的分上,他不可能每周都来应付一次,高中课程太简单,小丫头又还没长大,他吃饱了没事干才会想来。

他明白,双亲都希望他跟她培养感情,未来两家若能结为亲家,于公于私都是好事。

然而在他眼中,罗羽净不过是只小白兔,纯净可爱,却勾不起他的欲望。他要的是野猫一样的女人,神秘难测,甚至带点泼辣,那才让人跃跃欲试。

当然他也发觉到,罗羽净对他有份特殊情感,常用一种期盼的眼神凝视他,但他只当那是小女孩爱作梦,等她长大就会梦醒了。

「不准爱上我,听到了没?」有时他会突然这样命令她。

「呃......是......」她傻愣愣地回答。难道她的感情都写在脸上?他已看出她小鹿乱撞的心跳?

齐剑云瞧她那脸红的害羞模样,更加确定自己是她的暗恋对象,虽说他也很享受被女人爱慕,但若是双亲撮合的对象,天生傲骨的他就是不想碰。

每个周五的夜,是罗羽净最期待的时刻,因为从七点到九点,齐剑云将和她共处在一个房间内,那是完全属于他们的小天地。

他总是神情淡然地讲解题目,极少触及私人话题,但对她来说,只要能偷偷欣赏他的侧面,和他呼吸同一个地方的空气,已让她心满意足。

「齐大哥......」

「叫我老师。」他立即纠正她的称呼,在课堂上就该有规矩。

这小女孩总有意无意想拉近两人距离,他又不是呆头鹅,当然晓得她的用意,只是他偏偏就不想惹麻烦,尤其是这款纯情小处女。

傻瓜才会碰处女,后患无穷,他出手的原则是彼此都要够成熟、够潇洒,才适合做对手。

「喔,老师~~」她软软叫了一声。「老师,今天是我......我十八岁生日。」

「是吗?」齐剑云连眉头都不挑一下,更没想说什么生日快乐之类的。

通常她在碰了钉子以后,就会退缩好久好久,但今天她说什么也不能放弃,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十八岁生日,这代表她长大了,应该被正视了。

「我可以......可以向你......要一个愿望吗?」

「说来听听。」他被挑起了一丝兴趣,这个总是安静乖巧的女孩,竟有胆向他要一个愿望?她以为她是谁?十八岁生日很了不起吗?每个人只要活得够久就会有这天。

「我希望能跟你握手......一下下、一下下就好了。」她心跳到快爆炸,还能完整说出话,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爱情会让人羞怯,但也会让人勇敢,不是吗?

齐剑云静静注视她,想看出这女孩真正的心思。据他对她两年多来的了解,她算是个可爱的小东西,曾亲手编围巾、手套送给他,当然也送给了他的父母,假装一视同仁,但他看得出来,她完全是为了他。

他一直装胡涂,就是不想彼此难堪,毕竟双方家长是好朋友,省得以后见面尴尬。

但这爱作梦的小女孩,今晚似乎有点不同,变得让他难以忽略,也难以拒绝。

「请问......你可以答应我的......我的愿望吗?」她可怜兮兮地问着,双眸如水,脸颊如霞,彷佛他若摇头,她就要掉下眼泪了。

不只女人有虚荣心,男人也绝对有,当她那样万分期待的看着他,一股自满油然而生,于是他带着高傲,甚至是赏赐的心情,伸出手握起她的手。

握个手又不会怎样,就让她开心点吧!当他握住那又小又软的手,感觉是冰凉的,甚至是颤抖的,显出她有多紧张。

「谢谢......谢谢老师......」就像握到偶像明星的手,她整个人快晕了,他的手又大又宽,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坚定力量,还有一股对她来说是火烫的体温。

不用多说,齐剑云也能明白,这女孩对他一片恋慕,但她的生日愿望会不会太简单了点?

他不禁要同情她,但凡爱慕他的女子都注定要受苦,因为他就像阵风,不会为谁而停留,若她只要一段回忆,他或许还有可能给她。

「我会记得今天晚上的,谢谢老师!」她心满意足,以为他即将松开手,这十几秒钟已够她回味。

他是该放开手了,他却不想放开,为什么他要放开?他找不到一个理由。

罗家夫妇对他相当放心,在他到达后不久就外出应酬,说是放心不如说是刻意,让他和罗羽净有独处机会,即使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佣人们也会装作没事样。

既是如此,他又何必拒绝送上门的诱惑?瞧她那蒙眬的眼、微启的唇,在今天显得特别有女人味,过去他怎会认为她毫无吸引力?

心念一转,他手上加强了力量,紧握住这早该属于他的人儿。

「老师?」罗羽净满脑子晕陶陶的,却也感觉到他的手劲加重了,那不是她所能承担的强力。「对不起......我有点痛......」

「痛?」他稍微松开了手,却没打算放开她,一把将她拥入怀中。

少女馨香扑鼻而来,他感觉到她剧烈的颤抖,像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他不由自主抱紧了一些,这柔软得不可思议的身子,忽地教他全身灼热起来。

欲望一发不可收拾,连他都觉不可思议,怎么认识这女孩快三年了,却在今日才爆发出来?或许是小花儿逐渐盛开了,或许是他好一阵没女伴了,不管是什么原因,他只确定一件事,他要她!

「老、老师?」她完全傻住了,这是梦吗?若是梦,为何她心跳猛烈到快停止?梦中情景如今成真,她只怕自己随时就要昏倒了。

「叫我的名字。」他纠正她,现在开始不是课堂时间。

他命令的口气让她无法拒绝,事实上她也不想拒绝,轻轻喊出那在心中喊过千万次的名字:「剑云......」

老天!她真的喊出来了!多神奇的名字,光是喊出来就让她全身一阵电流通过,若说这是咒语,她相信会是带给她幸福的魔法。

少女眼中只看得到爱情的甜,即使会有苦涩,也相信只是转折点,将通往更美好的结局。

她的嗓音让他全身一紧,多柔媚的音调,即使纯情少女也不可小看,凡是女人就有诱惑男人的本事,就算她是不自觉的,造成的影响却无法想象。

「乖,再喊一声。」凭着丰富的历练,齐剑云看得出来,这朵花就等他摘取,不用费任何工夫。

「剑云......」她傻傻地笑了,只要能讨他欢心,她愿意每天喊他的名字一千次。

猛然间,他毫不客气地吻上她,她受到莫大震撼,全然不能思考,如果这是梦,她愿就此沈睡,永远不要醒来。

好甜!齐剑云惊喜地想。大野狼会想吃小白兔不是没道理的,原来清纯也是一种诱惑,越是羞怯的反应,越是吸引他的探索。

欠缺经验的罗羽净屏住呼吸,最后胀红了脸推开他,是因为再不停止的话,她就要窒息了!

「为什么......为什么吻我?」她一边喘息一边问。

他不答反问:「妳的生日愿望就只是跟我握手?应该不只如此吧?」

「也许你早就知道了,我......我喜欢你......剑云......」她不顾少女矜持,主动投入他怀中,直觉告诉她,今天是她最好的机会,错过了就难再出现。

「有多喜欢?」他早习惯被女人爱慕,自信满满地问。

相较于她平日羞怯的表现,今天她算是意外的勇敢,他颇为欣赏,不如就给她一个机会,让她拥有片刻的他,达成更大的愿望。

她迎视他黑夜般的眼,嗓音柔细却坚定。「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

「那就表现给我看。」他一个使力将她推到床上,她没想到要反抗,在她心目中,早认定自己是属于他的,不管他要什么,她都会给。

情节发展似乎太急速,但她没有任何犹豫,当他褪去她最后一件衣裳,他沈声问道:「妳应该明白我们正在做什么吧?」

「嗯......」她点点头,因为期待和紧张而颤抖。

从齐伯父、齐伯母的言谈中,她早已得知齐剑云的异性缘极佳,不只因为他的家世背景、才智出众,更因为他特有的男性魅力,让女人愿意主动追求他。

有那么多竞争对手,她占不了什么优势,正因如此,她才会选择一次全然付出。否则平凡如她,无法确定还能不能有下次。

「妳确定?」他再次问,其实已难以自拔。这女孩有种矛盾的奇妙魅力,从纯真外表根本看不出,她竟有这般决心和胆量。

或许他是小觑她了,但此刻欲望正炽,他无暇多想,所有热源都集中在同一个地方。

「我非常确定。」无论如何,她不愿停止,只愿生命停在这一刻,让她永远依偎在他怀中。

那时,天真的她怎么也预料不到,爱情可能是美梦,也可能是恶梦,甚至是一场延续了七年的恶梦......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都市虐文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虐文
都市虐文

大发快三计划软件-北京pk中奖计划网站_北京pk106码计划群_全天北京pk10追号稳定计划小说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虐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虐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