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计划软件-北京pk中奖计划网站_北京pk106码计划群_全天北京pk10追号稳定计划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心怀不轨爱上你

彩票幸运快三计划

心怀不轨爱上你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21:45

评语:一部创作精良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女主身怀异能可以预知未来,色眯眯的专门来钓男主却不想被拒绝,但却预测到男主会发生不测,女主费劲心机帮男主度过难过,构思新颖推荐阅读。

《心怀不轨爱上你》小说简介,主角叫傅兰齐巫美艾的小说叫《心怀不轨爱上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宋雨桐创作的短篇类型的小说,精彩内容:巫美艾点点头,觉得自己真是可笑得像个白痴,可还是咬牙道:「那个人是谁?带我去见他吧。」......

精彩章节

香港的一艘六星级私人游轮上,即将举行的是为期五天四夜的投资招商联谊之旅,这艘游轮在设计时就以招待顶级客层为对象,所以游轮上有着上百间最豪华舒适的大套房,设备超先进的立体电影院、表演厅、歌剧院、舞池、酒吧、赌场、健身中心及各国料理餐厅,除此之外,四层的游轮每一层都设有观景大甲板,甲板上都放置着舒适的躺椅、小桌几和阳伞,在蓝色大海中有着错落有致的美感。

主办人美商亚诺法国际投资开发公司是这次招商联谊会的发起人,除了免费招待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巨富级贵宾上船到公海豪赌玩乐休闲之外,其真正的目的是藉由这次的联谊会来争取这些投资客,共同开发位于香港、中国及台湾两岸三地的海岸度假村投资开发事业。

不管对亚诺法开发公司还是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富商投资客而言,这样性质的联谊会是千载难逢的,因为这是一场国际级大型投资案,受邀前来的投资客也都是世界知名企业的主事者,在这五天四夜的海上航行中,所缔造出来的商机将不仅仅只是这次的投资案,而可能是数十倍数百倍的加乘效果,原因就来自于人脉。

这样的联谊会,通常是以密函的方式做为邀请,除了被邀请者以外,也只有主办者的几名重要干部会清楚这艘游轮上会来的贵宾,这是为了贵宾们的安全起见,而这样的低调也一直让喜欢神秘感的投资客们感到满意。

「拿到邀请函的五十位贵宾们已经全部到齐,连每位贵宾的男女伴及贴身保镖们,游轮上的贵宾共计一百三十五位,船上的各单位相关人员包括表演者服务生等等共有一百五十位,加计我们公司招商部门的主管及特助们五十位,都已全数上船,BOSS。」

巫美艾正在这艘游轮上最大的一间舱房办公室里,对着一个黑发黑眼、高大挺拔的男人做报告,这男人就是亚诺法开发公司的亚洲区总裁李希恩,也是她到美留学时的学长,当时还没毕业就常被他拉到亚诺法美国总部去打工,所以毕业回台湾后,便理所当然进了这间人人称羡的国际投资开发公司担任总裁秘书,就这样一直跟着李希恩。

他,是她暗恋很多年的男人。

她一直以为这个花花公子总有一天会厌倦了在花丛里流连的生活,终会在身边看见她,就像他到现在一直把她当成红粉知己一样,到最后,她相信自己也会是他身边最特别也是唯一的存在。

是啊,她一直这么深信着,直到昨天从台湾飞到香港的航班上,他亲口告诉她,他将在游轮上向香港富商的女儿商芸芸求婚,还拿出他将送给商芸芸的钻戒,问她觉得款式如何?

那一天,她在他面前忍了好久好久,一直把眼眶里的泪给逼回去,一到机场她就借口有事单独乘车到饭店,连跟他同车一起到饭店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憋不住了,再下去铁定要在这男人面前哭。

她宁可到谁都不识的酒吧去买醉找男人,她也不要在李希恩的面前哭,然后让他同情她可怜她对她感到抱歉,甚至以后再也不敢看见她......在他心中,她可以是学妹巫美艾,也可以是秘书巫美艾,却不能变成一个一直暗恋他的傻瓜巫美艾。

这似乎是她仅剩下的自尊了。可笑可鄙,却又让她非常想要坚持的自尊。

「我说妳......」李希恩抬起头来望着巫美艾。「上船之前去哪儿玩了?整夜没睡吗?啧啧,黑眼圈都跑出来了,真不专业啊,妳可知道接下来的五天四夜对我们公司而言可是半点错都出不得的,我亲爱的秘书却一脸疲惫的样子,该怎么办好?嗯?」

要是以前,李希恩这样开玩笑的说她不专业,巫美艾只会微笑的用她一向犀利的言词反驳回去,暗地里也会自动的把他的话当成是在关心她一夜没睡好,可是,那是以前,经过了昨夜,一切都变得不再一样了。

「对不起,BOSS,我等会儿就去补妆,不会让任何宾客看出来的。」她面无表情地说着,眼睛没有看向李希恩。

李希恩被她的反应搞得一愣,笑道:「啧,真跑去玩啊?怎么没找我一起去?一个良家妇女走在香港的夜街多危险啊,下次记得找我一起。」

下次?应该不会再有下次了吧。

「知道了。」

「喂,我说巫美艾,妳答得很敷衍耶。」李希恩继续逗她,却见她变了脸。

「BOSS,我该去外面照应一下贵宾了。」意思就是,她不想再杵在这里面对他这个老板。现在,她连见他的脸心都会痛,想离得远远地。

说着,巫美艾转身要走,却听见李希恩在后头淡淡地补了一句--

「美艾,妳这次的任务只有一个,其他的宾客就不用管了。」

闻言,巫美艾缓缓转过身,终于把目光落在这男人脸上。

「我知道妳只是我的秘书,招商事项的重任不在妳,不过,这个男人对亚诺法的开发案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我希望妳在这几天可以全程代我招待他,务必让他感到宾至如归。」

她挑了挑眉,一股说不出的厌恶感淡淡的从喉间漫开来。

「什么意思?」她直视着李希恩。

李希恩竟难得的别开眼。「因为他是一个人来的,没带伴,就当代替我招待他,多陪陪他,妳也可以当成自己在度假而不是在工作,就当是我这老板给妳的额外福利吧,这几天好好吃好好玩--」

「李希恩!你当我是什么?」真是够了!她又不是女公关,更不是妓女!他说得好像要她去陪酒卖笑似的!

李希恩有点无辜的看着她。「学妹......」

「不要这样叫我!」她生气的眼眸,含着浓浓的忧伤,那样明显,根本就容不得人错认。

是吧,该是这样的,吼出来叫出来,恨他气他都好过于爱上他。

这么多年了,他又不是呆子,当然不可能没感觉到学妹对他的好感与爱慕,但,或许他是自私吧?他始终装作不知情,彷佛这样她就可以一直留在他身边,这对他很重要,因为他李希恩难得可以这么信任一个人,于公于私,他都希望她可以一直待在公司当他的左右手。

他不打算爱她,因为他不可能娶她,他李希恩的婚姻只不过是他事业版图里的一部分,他根本给不起她想要的爱情。

李希恩看着她半晌,终是起身走到她面前,双手扶住她的肩。「我知道我刚刚的话听起来像什么,可是,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因为我最信任妳,所以把最重要的客人交给妳,我在这几天要陪芸芸,妳也知道,她父亲也是我亟欲拉拢的企业家,这次的案子对我很重要,如果可以让香港商家和在法国的葛林若财团投资这个案子,我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妳懂我的意思吧?帮帮我不行吗?就当是交朋友,帮我陪陪他,可以吧?」

巫美艾的唇动了动,未语。

如果可以,她真想赏这个男人一巴掌骂他浑蛋!但,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她对他的心、她对他的情,而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他的事业版图,她一开始就知道了。

怨什么呢?他甚至没有爱过她。

「妳会帮我吧?美艾?」他轻轻柔柔地问。

巫美艾点点头,觉得自己真是可笑得像个白痴,可还是咬牙道:「那个人是谁?带我去见他吧。」

李希恩开心的笑了,忘情的将她抱住。「还是妳对我最好,巫美艾,这辈子我怕再也离不开妳了。」

★★★

巫美艾真的没想过会再遇见这个男人!

下意识地,她想躲开他,直觉的拿起手拿包挡住脸,好死不死,李希恩竟然带她走向那个男人--

「那个......BOSS,您说的那位就是前面的那位吗?」越靠近,她越是确定眼前的男人就是昨夜那个总是拿着轻蔑眼神看着她的男人。

「没错,他就是傅兰齐,法国贵族葛林若财团的少东,他母亲是葛林若财团独生女,所以理所当然绝对是葛林若财团的下任接班人。」

「学长......我想我不能帮你这个忙了。」她把嗓音压得很低很低。

「为什么?」

「因为他......」讨厌她、瞧不起她,现在知道她竟然是亚诺法的总裁秘书,天啊,他会不会以为昨晚她是故意去勾引他啊?

不对......她现在应该要担心的好像不是这个!那男人等会儿看见她,如果当着李希恩的面说出她跟着他回饭店还上了他的床,那她不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干脆一死了之算了?

不行!绝对不可以!

不对......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厚,她不是已经留言警告他不能上船、不能靠近海了吗?这男人是怎么一回事?把她当神经病吗?铁定是的......

不过,不管她愿不愿意,似乎都已经来不及了。

「傅先生。」她已经听见李希恩在跟对方打招呼。「我是亚诺法亚洲区总裁李希恩。」

李希恩?

啊,是了,昨夜那个女人嘴里吐出来的名字就是李希恩,难怪他觉得耳熟,原来是亚诺法开发公司这次联谊会的召集人。

「我是傅兰齐。」傅兰齐伸手握住对方的手,微笑致意,一双眼却望向李希恩身边那个始终拿着包包挡住脸的女人。他刚刚远远地便看见她了,他一向有很好的眼力及记性,就算她贴上胡子他也认得出她来。

「欢迎您大驾光临,知道这次您低调一个人从法国飞来香港,所以我特地派我的秘书在这几天好好接待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告诉她,她是我们公司里办事效率最高的员工。」李希恩说着,轻轻地把巫美艾推上前。「她叫巫美艾,是我的秘书,也是我的学妹。」

这会儿,巫美艾再也不能拿包包挡住脸,她把拿着包包的手垂下,脸上很不自然的挂上甜美的笑。「您好,傅先生。」

「巫美艾小姐?」傅兰齐低低念着她的名字,唇角勾起一抹笑。

「是......」他唇畔的笑,让她的头皮发麻。「第一次见面,很高兴见到您,傅先生。」

第一次见面?傅兰齐挑高了眉,真是有趣了,这女人。

看来昨晚发生的事,她一点都不想让她身边那个老板知道,还是,她想跟他玩个打死都不认账的游戏?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他故意逗她。

「是!当然!」巫美艾说完才发现她这话说得太急,连李希恩都转过头来看着她,她忙不迭的缓颊笑道:「我的意思是,像傅先生这样出色的男人,如果见过,我一定会记得的。」

「是啊,美艾的记忆力过人,见过的人从来不会忘记。」李希恩很是吹捧的补了一句。「对吧?美艾?」

巫美艾想哀号,脸上的笑顿时比苦瓜还苦。「是......BOSS。」

现在,她真的不能假装根本没见过傅兰齐了,对吧?如果她坚决否认见过他,铁定会失去他对她的信任--虽然,连她自己都很怀疑这男人对她还会有一丁点的信任。经过了昨夜,她相信这男人无论如何都很难给她高评价了,但,就算只有万分之一,她也得试着保有它。

「希恩!」不远处,商芸芸在唤他。

李希恩微笑的朝商芸芸挥挥手,回过头,不好意思的对傅兰齐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离开,正式的第一场招商说明会安排在明天早上,今晚游轮上也有各式各样的余兴节目,傅先生您好好玩。」

傅兰齐微笑的点点头。

「那,美艾,傅先生就交给妳了,帮我好好招待傅先生,嗯?」李希恩拍拍她,很快地转身离开。

然后,这个角落就只剩下巫美艾和傅兰齐,她有些慌乱失措,因为那男人始终盯着她笑,跟昨夜在酒吧里的冷峻大相径庭。

她摸摸头发再拉拉裙子,甲板上,傍晚的海风变大了些,用想的都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自己一定跟个疯婆子一样,昨晚是醉鬼,今天是疯婆子......总之,她在这男人面前的形象大失,连想装淑女都很难了。

「那个......」她试着想说点话来化解一下尴尬,可是却很快地被对方打断。

「陪我用餐吧,然后陪我跳舞。」傅兰齐霸道的作了决定,率先转身走开。

巫美艾愣住了,瞪着那男人高大无比的俊帅背影,一颗心再次跳得乱七八糟,全乱了套。

现在这样是怎样?

他没认出她吗?

还是,他根本就懒得理她是谁?

★★★

这绝对不是她第一次搭游轮,就算是第一次搭,以这艘游轮的庞大体型及优越的设计,相信海浪再大,坐在上头的人也不至于会感觉到摇晃,那么,她现在的食欲欠佳,追根究柢的结果就是眼前这个男人造成的。

面对帅哥吃饭,这世上大概只有她会觉得食不知味吧?

巫美艾优雅的拿着刀叉,吃着船上六星级主厨的牛排料理,口感极佳,滋味应该很可口,这一点,看坐在她面前那个始终面带微笑的男人就可以知道了,如果他可以跟她多说一点话,嘲弄她也好,而不是一直挂着那碍眼的假笑,她相信这一餐她也可以吃得跟他一样愉快。

他一定是故意的!

把她的心吊得老高,却一句话也不吭,铁定是他用来折磨她的手段,真是个坏男人!

昨天晚上,她的眼睛肯定是坏了,才会以为这男人很可靠......

「不好吃吗?」傅兰齐体贴的问道,而且,一开口竟是中文。

巫美艾一愣,手一晃,叉子铿一声掉在桌上。

「你......会说中文?」她诧异的看着他。这男人的中文说得太好了,根本就听不出口音。

「我出生在法国,从小在台湾长大,十岁时才又跟我的母亲回法国去。」傅兰齐微微一笑,简短解释着,顺便伸手越过桌面帮她把刀叉放好。「看来真的不好吃啊,连刀叉都不想要了,要不我们找主厨出来抗议一下?」

巫美艾红了脸,重新拿起刀叉吃牛排。

「我没说不好吃!」说完,她很快地把切好的牛排送进嘴里嚼着。

「那就多吃点,肉凉掉口感就会变差。」傅兰齐勾勾唇,低头继续享用他的大餐。

巫美艾看着他,决定现在就跟他把话说明白。「那个......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我希望你可以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起,可以吗?」

「关于什么?」傅兰齐笑笑的抬起头来,蓝眸比夜星还要闪亮。「是妳跑来勾引我上床的那一段?还是在车里强吻我的那一段?或者是,妳我两人在床上共度一夜的那段?」

轰--

巫美艾整张脸都因为他那暧昧得要死的话而红成一片,叉子再次从手中掉落,只不过这次是直接掉在地板上。

她哀叹一声,弯身去捡,一只大手却伸过来握住她。「叫服务生过来弄就好,陪我去跳舞吧。」

「可是,我还没吃完--」她想抽回手,他却没打算放。

「反正妳吃不下,不如陪我先运动一下。」他低声在她耳畔道,拉起她便往甲板上的舞池走去。

这一回,她没有在他身上感应到任何事,但这并不代表她之前感应过的事不会发生。

据她这么多年来的经验几乎可以验证一点,那就是当她握住对方的手时,如果对方在七天内会有不好的事才会让她感应到画面;如果没有,她将不会感应到任何事。而如果七天内她握了好几次那人的手,到目前为止也只能感应到两次,就如同她在他身上只能感应到两次相同画面一样。

所以,这只能表示,几天内她跟他在一起不必再一次经历那可怕的画面,不管这期间他握过她多少次的手,那些画面都将不再出现了。

可是,危险终究还是存在的......

海风微凉,城市里的灯火在远方闪亮着,游轮上处处灯火通明,甲板上的大舞池一直都有成双成对的人在跳舞,或是华尔兹,或是探戈、恰恰、吉鲁巴,每个人都像是天生舞者般,在众人面前展现华丽又曼妙的舞姿。

她有些怯场了,却被迫让这高大英俊的男人给拉进臂弯,他热烫的厚掌一只贴在她后背,一只贴上她后腰处,隔着她身上那薄薄的衣料瞬间烧烫着她的肌肤,这让她敏感的颤抖了一下,高跟鞋一个不稳踩上了他的脚--

「啊,对不起。」她红着脸连忙道歉。

傅兰齐淡笑着,使点力将她拥得更近些,让他说话时可以亲密的贴近她的耳,以旁人都听不见的嗓音跟她交谈。

「我说,巫美艾小姐......」

「是......」她下意识的想将脸挪开些,因为他说话时气息吹在她耳窝上,让她整个人颤抖不休,双腿发软。

「妳真的那么在乎昨晚的事让李希恩知道?」他不让她躲开,反而将他的唇靠上她耳垂处说话。

怀里的女人颤抖得更厉害了,这让他勾唇一笑。

真是个生嫩又单纯无比的女人呵,这样的女人,绝不可能在明知他是谁的状况下故意跑来勾引他,再加上她刚遇见他时那种恨不得把自己埋进海里的模样,昨夜的她,铁定是不知道他身分的。

所以,昨晚的一切只是巧合、只是意外......

真是如此,又该如何解释她放在饭店桌子上用英文写下的那张纸条呢?

那警告他不要搭船、不要靠近海边的几句话,他都快背起来了。

从他在船上看到这女人的第一眼起,脑海中想的就一直是这几句话背后所可能代表的意义。

是阴谋?还是警告?或者,这根本只是这女人因为记恨他不要她、没抱她,所以故意想整他的恶作剧?

「你可不可以不要靠那么近?」巫美艾一直跳错舞步。

这男人一直在对她咬耳朵,害她心思大乱、两腿发软,脑袋根本就不太能思考了,更别提舞步了,所以,如果他一直被她的高跟鞋踩到也是他活该,如果他被人嘲笑找了一个烂舞伴更是他的错。

「回答我的问题,女人。」

她真的想拿东西K人!他叫她「女人」?真是该死!

「对......」她咬牙。「那么丢脸的事不必让我老板知道,不,是不能让他知道!傅先生,你不会无聊到去跟我家老板告状,说我昨天晚上对你做了什么吧?」

「我想他会很开心。」

「什么?」

「他不是交代过妳要好好招待我吗?如果他知道我们两个已经在床上待过一夜,他一定快乐到睡不着觉--」

啪一声--

巫美艾想都没想的当场甩了傅兰齐一个耳光!

众人的抽气声传来,音乐依然悠扬,却没有人在跳舞。

巫美艾恨恨的瞪着傅兰齐,眼角眼底都是泪。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短篇言情 异能小说 都市异能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异能小说
异能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异能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异能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异能
都市异能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异能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